第137章 衣冠禽兽
书名:缥缈桃夭 作者:炫火凤凰 本章字数:312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11:36

白无瑕靠近她的耳畔,像怕人听见般低叱:

“你绝世芳华,聪明伶俐,娇憨可人,实在诱惑难忍,男人一时意乱情迷,何必放在心上。我毕竟是你阿爹,这些事,也能拿来众目睽睽之下说么?!”

实在是诱惑难忍?

男人一时意乱情迷?

竟然对自己的女儿也意乱情迷?!!!

轰!轰!轰!!!!!!

滚滚天雷啊,快将自己炸得粉碎吧!

自他出现在自己的梦中,他一直是她心中的神祇,完美得无法言喻。

可惜,所有最美好的形象,如大夏倾覆,瞬间坍塌。

香宓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能稳住自己的身形。

旋即,白无瑕又低声道:“宓儿,听话,阿爹毕竟是六界敬仰的神尊,你总得给阿爹留些薄面。”

给阿爹留些薄面?

唰!唰!唰!

白无瑕那些话,像冷锐的刀锋,一字一句,斩杀剁碎香宓的心肝。

这个衣冠禽兽,真是该死!!!

明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,竟然还要羞辱!

香宓笑得惨然,笑得泪流满面。

“你不是说自己叫白玉么?怎么又成了白无瑕?”

“阿爹姓白名玉字无瑕,叫白玉,并不算骗你。”白无瑕语气带着父亲的尊崇。

他们交颈密语,一旁的姒娉婷却听得真切,急急的叫起来:

“玉郎,这妖女连你真正的身份都不知,怎可能是你女儿?”

香宓也不看姒娉婷,却冷然道:“所谓的仁德公主,却假仁假义,出手便杀了跟自己十年的爱马……”

此女果然就是那假扮瞎眼老头的治马神医!

如何留得!

姒娉婷气急败坏,还没等香宓话毕,旋即一巴掌向香宓掴去,嘴里低叱:

“哪来的贱婢?快滚,再口不择言,让你血溅当场!”

姒娉婷姿态端庄,义正辞严,虽然自傲自大,睥睨众生,偏偏却让人觉得她是受害者。

当然,有人来捣乱她的比武招亲,她看上去的确值得同情。

香宓没有躲她打来的手,可是姒娉婷的手,终究没打到香宓的脸上。

在她的手几乎落下,却被白无瑕的手抓住。

白无瑕将她的手甩开,冷厉道:“本尊的女儿,本尊可以教训,别人休想动她一根汗毛!”

此女果然是神尊的女儿,他还如此维护?

姒娉婷震惊得目瞪口呆,又不敢忤逆神尊。

白无瑕的维护,对香宓而已无疑是再添刀子,她不再看她,转眸看着姒娉婷,冷笑道:

“仁德公主,你随手杀马,我好心救马,你便是如此待救马恩人?”

一旁的大王子姒维淳,听了香宓这番话,震惊极了:她不仅是那治马神医,还是神尊的女儿?!

姒娉婷回过神来,怕香宓说得再多,暴怒下也不顾神尊的警告,双掌成鬼爪,就要把香宓抓碎。

香宓却对姒娉婷的攻击,熟视无睹,似乎故意激怒姒娉婷,想自寻死路。

眼看姒娉婷的手就要抓到,白无瑕向姒娉婷厉了一眼,将姒娉婷的去势定住。

这样,姒娉婷便不能动弹了。

姒娉婷哀怨的看着白无瑕,嘴里娇嗔:“玉郎,这野丫头来路不明,您就由着她捣乱么?”

香宓见姒娉婷对白无瑕千娇百媚的撒娇,心中的怒焰越烧越炽。

不知是为阿娘痛心,还是为她自己伤心,对白无瑕再次爆喝:

“我不许你娶她!”

“放肆。”白无瑕脸色一沉:“阿爹之事,岂容你过问!”

对香宓低叱后,旋即又道:

“人间本就渺小如沧海一粟,也唯有公主,才勉强配得上本尊,你以为,凭你阿娘,凡夫俗子,乡野村妇,能高攀本尊么?!”

香宓听得心头气血翻涌,如万箭穿心!

不知是恼他侮辱了阿娘,还是恨他侮辱了自己。

又或者是对他要娶姒娉婷心生妒忌。

怒火如滚滚浪涛,汹涌而至!

胸腔,像有颗炸弹,随时爆炸。

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哪里来的力量。

“啪!!!”

香宓倏忽扬手,一巴掌向白无瑕打去,清脆的耳光在他脸上响起。

堂堂神尊竟也没能避开,不知是否故意不躲避,且让女儿出口气?

白无瑕低低叹口气,软声道:“好了,宓儿,你气也出了,该回桃花源去了。”

姒娉婷见白无瑕故意挨打,却哪里肯罢休,对香宓怒斥:

“妖女,凭你们这些贱婢,不仅想高攀神尊,还敢在此撒野,嫌命长了?!”

她想对香宓出手,却终究不能动弹而作罢。

“放肆!”白无瑕又对姒娉婷低叱,“本尊的女儿,还轮不到你教训!”

“玉郎,我是心疼你无端端挨打嘛。”姒娉婷赶紧撒娇。

白无瑕见姒娉婷撒娇,也就语气平和:“好了好了,这阿爹要娶后娘了,做女儿的心中有气,就让她撒撒娇吧。”

姒娉婷闻言,终于软软的笑了,当然,她身上的禁制也被白无瑕解了。

香宓看着眼前这对打情骂俏的狗男女,再抬眸去看看擂台那金碧辉煌的幕墙上的招亲对联。

一扬手,招出桃花扇。

“以武结缘?”她气得胸口起伏,“姑奶奶觉得该叫禽兽苟合!”

她飞身过去,瞬间将上面的几个字削去。

还真的就将那四个字一下子改成了:禽兽苟合。

“凤求凰百年好合?该叫野鸳鸯劳燕分飞!”

又飞身往左,一下子将原本是:凤求凰百年好合,改成了:野鸳鸯劳燕分飞。

改了左边对联,又飞往右边改:

“乘龙婿千古良缘?就应该叫狗男女狼狈为奸!”

众人还未回过神来。

便见原本是:乘龙婿千古良缘,又被她改成了:狗男女狼狈为奸。

她一下子改完,飞身回到他们身边。

姒娉婷见香宓将对联改得面目全非,极尽侮辱,气得啊的一声狂叫,指着刚刚落下来的香宓,咬牙切齿的怒吼:

“可恨的贱人,竟敢捣乱本公主的婚礼,你是不知死活了?!”

姒娉婷正要出手杀了香宓,却被刚刚飞来擂台的颜少卿阻止:“住手!”

“你是何人?!”姒娉婷瞪着颜少卿气得咬牙切齿。

“你不管我是何人,但你敢伤小骨朵一根汗毛,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颜少卿话毕,旋即看着白无瑕道:“你就是小骨朵的禽兽阿爹?”

众人一看颜少卿敢如此对神尊叫嚣,都暗暗嘀咕那小子看似文弱书生,原来却不是省油的灯。

“颜少卿,本尊知你护宓儿心切,也不怪你口不择言,赶紧带宓儿回桃花源吧。”白无瑕傲然负手,淡淡道。

“哼!”颜少卿对白无瑕不屑的甩甩袖,“亏得小骨朵对她那个阿爹念念不忘,没承想堂堂神尊,却是衣冠禽兽!”

姒娉婷见颜少卿敢辱骂她的夫婿,早已为他出头:“哪来的书呆子,竟不知天高地厚,敢得罪我家神尊?!”

“颜少卿,本尊见你对宓儿真心实意,也就对你礼让三分,你可不要得寸进尺!”白无瑕也冷厉的喝道。

颜少卿更加不屑道:“凭你这衣冠禽兽,根本不配做小骨朵的阿爹!”

“好啊,你想护着宓儿,本尊就看看你可有这本事!”白无瑕话毕,举起手眼看就要教训颜少卿。

香宓却一下子挡在颜少卿身前,万念俱灰道:“神尊好本事,就请先杀了我吧。”

这时候,殷汤也紧跟在颜少卿其后飞身上擂台,对白无瑕道:“神尊不能伤害香宓妹妹!”

颜少卿已一把拉开香宓和殷汤,毫不畏惧的对白无瑕道:“我不管你是神尊也好,小骨朵的阿爹也罢,任何人敢伤害小骨朵,哪怕粉身碎骨,我都会护小骨朵周全。”

“罢了!”白无瑕见颜少卿和殷汤维护香宓,也就甩甩袖落下手。

随即看看姒履癸和姒娉婷,惭愧的拱手道:

“大王,公主,小女无状,篡改喜联,实在失礼,只怪本尊疏于管教。日后,本尊定会好好教训她!”

“我用不着你管教!”香宓对白无瑕怒目而视,再一字一顿道:“此后,你我再无瓜葛!若再相遇,必然刀剑相向!”

说罢,飞身向宫外夺路狂奔。

此刻,泪水,像决堤一样倾泻而出。

身后,颜少卿,殷汤等人也赶紧追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