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四章 海覆神涛
书名:荡世九歌 作者:朽末 本章字数:222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0:14:14

风压一步步抬升,鬼啸长渊周身煞气竟然有被吹散的迹象。他登时敛神屏息,同样放开浑身解数,要彻底毁灭眼前的这份傲骨。

指月归衡在彻地闻声掌心旋转,仿佛天地的指针。光芒璀璨耀八方,太衡神器撼天地。在彻地闻声的元功与决心催动下,指月归衡也达到了极盛的顶峰!

他,此刻却无比平静。

呼吸异常的稳定,他此刻恍如不察自己的心脏跳动。血流如注,一身染血,不向黄尘。

他始终是保持冷静的……但就在这一瞬间,他真想让自己不再冷静,让自己放纵一下,哪怕……万劫不复。

“水底分明天上云,形影飘零不见身。”他低声喘息,神态肃穆,淡然吟诵,“……何妨舒作从龙势,一雨吹销万里尘。”

怒上眉山,啸浪翻腾上九霄,神器在握,太衡极意倾玄黄。

身躯渐渐升上,衣袖鼓荡如同天降丹仙。彻地闻声豁上一身元功,杂糅一切武学,汇聚成震烁古今的一招!

左手探出,是水澜如泓倾落,封涛神决登峰造极,凝聚万顷浩然水魂;右掌紧握,是代表均衡的至宝,势要挥发明月的光芒,普照山河百川。

“……涤清古,降邪尘,平地起骇浪,海覆雪涛天。”

“北冥仙越,大衡至朴,九袤无垠濯世真。”

瞬间,海啸光举,穹窿黯夜尽一扫,鲲鹏神辉遗世浮现,深不可测的威压包容一切,仿佛镇守天地的通天之柱。

“要来了,小心防守。”远处的枭无夜对身边两人嘱咐。

两人并不傻,见到眼前如此景况,也早已经积蓄浑身元功,一丝不苟地展开防御。

不说彻地闻声的招式,只讲凝聚此招的威压,就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了不可匹敌的可怖。

沧浪潮倾,而就在彻地闻声蓄力运招同时,鬼啸长渊也后手发力。

“呵呵……”眼看高可接天的海啸排来,鬼啸长渊不怒反笑,“真是……好孩子。”

继而,他双手一翻,九黎鹿弑爆发前所未有的至极血光。幽幽血红的光泽直破层云,仿佛沾在獠牙上的血污。

“布魈血裁·天徙篇,九死掌轮……”

陡然,鬼啸长渊的不再保留,惊撼苍穹。炼狱血色蒙蔽天地,山河皆哭,在他背后,一口横亘天地的轮盘缓缓浮现。

血光湛然,骇人鲜红吞噬了目空一切的方圆。

但,这还并未结束!

惊见,鬼啸长渊竟然再度挥动九黎鹿弑,斩断烽云,再起无上魔威:“布魈血裁·辟命篇,幽海覆生!”

与远天鲲鹏神踪遥遥相应,无边血河,伴随沉埋地底的黄泉枯骨,猛地喷薄爆散。

无上威压散落,足下尽数化作荒土废郊。死灵煞气登峰造极,悲歌回荡,是天地生灵的一声哀鸣。

彻地闻声掌控的平地海浪,渐渐被鬼啸长渊的幽海邪光侵蚀。

“休想!”彻地闻声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,鲲鹏抬首,圣光广袤布泽,奔腾冲破绵延邪气死氛,象征着正义与天道的凛然升华。

“来!”鬼啸长渊同样面无惧色,几下挥动鬼头长钺,双招在半空合流!

刺破耳膜的巨响同时而至,代表延伸近千年的遗恨与筹谋,在此,将分终局的胜与负!

极亮的红与蓝,仿佛捅破长夜的极光,在一刹那之间,轰然相对。

九霄怒鸣,云霓爆碎。长夜极爆的穿霄巨响,冲透两层陆地的隔阂,就连高逾九霄的泰世昇平天,同感陆地撼荡,声入八方。

杂糅的招威,徒然自半空撕裂风声,半空景状完全扭曲,唯有耀眼不可视的光芒如宝塔般冲贯天地。

“撑不住,先退!”

九崤灵阙倚靠的山体再也难以撑持,崩然粉碎。枭无夜高声大喊,同时立刻转身退避。

影骸两人同时行动,但余波已经袭来。两人一同扛下一道威压,纵身远离。

飓风伴随余波冲下大地,更远的树林同样被连根拔起,或被拦腰折断。土壤“突突”爆飞地面,满眼只有凌乱与绝对的恐怖。

溪紫石冷眉起身,自一片混乱的树林里抽身飞开。

裹挟着强悍威压的余波,如同自天而降的硕大刀锋,数以千百计地劈向四面八方。更多的山头因为无法承载威压而化为齑粉,还有的则是被摧毁在了强不可挡的余波下。

山河疮痍,自爆炸中心十余里内,几乎全数被夷为平地。凹凸的矮丘宛如山河的遗迹,被逸散的水涛淹没,很快融为一片无垠的湿泥。

不见山峰起伏,满地黑黝黝的湿土连番巨震。土腥自地面包裹而上,如同自然的一双巨手,笼廓了黯然、凄然的这片乾坤。

“唔,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

身处极端爆炸之前,鬼啸长渊虎口撕裂,身上被透过的水刃斩过数道鲜红的伤痕。

他身上的衣物,被彻地闻声的威压彻底粉碎。颈上鹿皮的伤口崩裂,再度流出鲜血,染红了他的半身躯壳。

几度斩碎劈来的水涛,他的身躯也开始摇晃。均衡神器压制了他的优势,再被强悍的余波连番横扫,他只感浑身空乏而剧痛,手心酸软,九黎鹿弑几次近乎握不稳。

一口血洞,幽幽出现在他的侧腹,他却已经失去足够的知觉,也无法低头立刻看到。

前所未有的失血,让鬼啸长渊感到神经与意识开始涣散。他连连退向远处,在半空艰难地稳定住身躯。

这真是他……经历的最酣畅的一次生死交锋了。

若是仅靠灵武禁卷的招式……他绝对不会有把握制服彻地闻声。但幸好,幸好他在最后露出底牌,布魈血裁配合九黎鹿弑,才能让自己稳立不败。

呼呼喘息,他眼前一片重叠的晕眩,招式冲撞的幻光,却还迟迟没有自半空消散。

而就在这时,在幻光琳琅的彼岸,一粒很小的身影,蓦地纵身朝远方飞去。

“呵……咳咳,”鬼啸长渊捏紧长钺之柄,“苍蝇。”

那边飞离的身影,自然是——彻地闻声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